首页 »

【逝者】诸志祥:黑猫警长之父走了

2019/10/9 22:30:18

【逝者】诸志祥:黑猫警长之父走了

 

据中国配音网消息,昨晚,“黑猫警长之父”诸志祥因病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,享年74岁。

 

“黑猫警长之父”?是的,这个占据“80后”童年回忆的动画形象,正是在诸志祥的笔下诞生。

 

诸志祥 著有中篇童话《八戒回乡》、《挂领带的牛》、《猴医生治病》、《黑猫警长》、《黑猫警长与外星人》等10部
 

 

神马?警长原来不是黑猫

 

1941年出生于上海的诸志祥,从师范毕业后,当过老师和《少年报》记者、编辑。

 

上世纪80年代初,改革开放、社会更新,嗅觉敏锐的诸志祥决心在儿童文学上有所突破。

 

他花了三四个月时间找资料,搭故事框架。前后一个星期,就写出了4万多字的《黑猫警长》原稿。

 

据说,与黑猫PK“警长”之位的,还有熊猫和老虎。最终,诸志祥选了猫。

 

理由是,“国宝熊猫,样子可爱,但行动笨拙。老虎有力量,但缺少智慧”。

 

在诸志祥看来,猫有诸多优点,包括猫对付的主要对象老鼠,也是优点之一。老鼠的繁殖能力强,怎么打也打不完。写童话故事时,要找一个数量多、生命力顽强的动物做反面主角。要不然,一下子打完了,下次写什么?

 

 

“砰砰砰砰”烙下小观众心中执念

 

《黑猫警长》问世没多久,福建人民出版社一位编辑来到上海少年报社,询问诸志祥是否有新作。

 

诸志祥拿出了《黑猫警长》手稿。当时的出版社效率不像现在这样高,一本书要经三次审核,再找人制作插图、印刷。照这种速度整,前后周期大约要花上三年。

 

拿到《黑猫警长》手稿,福建人民出版社的这位编辑两眼放光,当即一边制作插图,一边走审核流程。1982年2月,福建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《黑猫警长》。为了赶进度,送货去各个书店的货车,就等在印刷厂门口。

 

这之后,就是大家都知道的“眼睛瞪得像铜铃,射出闪电般的机灵”了。随着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将《黑猫警长》搬上荧屏,1984年正式开播,黑猫警长掏出手枪“砰砰砰砰”后的四个大字“请看下集”,成为“80后”挥之不去的执念。

 

“80后”一直记得这些角色,也一直在问,下一集是什么时候?

 

一场官司,让片子止步于第5集

 

当年的《黑猫警长》有多火?

 

现在怕是难以想象,1986年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,竟然专门播放了“动画片”《黑猫警长》第2集中的片段。

 

然而,第5集后,《黑猫警长》动画片就戛然而止了。

 

停播原因众说纷纭。不得不提的是,诸志祥与《黑猫警长》导演戴铁郎在1987年6月打了一场官司。在这场公案中,有人把诸志祥称作黑猫警长的“生父”,把让黑猫警长形象火遍大江南北的戴铁郎称作它的“养父”。

 

戴铁郎 曾参加与担任了《黑猫警长》、《牧笛》、《小蝌蚪找妈妈》、《草原英雄小姐妹》、《九色鹿》、《森林、小鸟和我》等几十余部作品的人物设计、原动画设计导演和总导演

 

“生父”和“养父”的纠纷,在于根据《黑猫警长》改编的连环画的著作权。

 

据《法律与生活》杂志报道,动画片《黑猫警长》每集都为诸志祥署了名,支付了稿酬。但动画片一炮打响后,美影厂和几家出版社合作,发行了《黑猫警长》的连环画和连环画单行本。这些都未署上“原著人诸志祥”。文稿费加上印数稿酬2.4万余元,给了改编人戴铁郎。

 

这起案件是上海首例著作权纠纷案。值得注意的是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可是要到1990年才正式颁布。

 

法院经过半年调查审理,认定戴铁郎在出版《黑猫警长》连环画及期刊中,确有过失行为,但侵权行为程度轻微,后果也不严重。经调解,诸志祥和戴铁郎握手言和。戴铁郎从所得文字稿酬中拿出2880元,赔偿给诸志祥。诸志祥当庭撤诉。

 

在当年诸志祥诉戴铁郎的历史案卷中,法院曾询问诸志祥,要求“停止一切侵权行为”中的“一切”所指的范围为何?诸志祥有过这样一段原话:“一不能再按照我原著改编电影;二不能再将原著改编成其他形式,例如书籍、连环画、期刊、录音带等等。”盖因此,此后20多年,诸志祥没少同那些侵犯《黑猫警长》版权的音像书籍出版公司打官司。

 

2013年,上海美影厂又成被告

 

2010年4月,电影版《黑猫警长》全国上映。出品方和导演依然是上海美影厂和戴铁郎。

 

这部《黑猫警长》,其实是原5集《黑猫警长》动画片素材的重新剪辑版。拍摄得到了诸志祥的许可。当时,诸志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:“如果美影厂有足够的诚意,我也很愿意让《黑猫警长》重新登上电视屏幕。”

 

但在2013年,诸志祥再次把上海美影厂告上了法庭。

 

原因是,2010年7月起,美影厂向社会征集《黑猫警长》续集创意,称“作者可与美影厂签订版权转让合同,获得稿酬2万元”。这让诸志祥认为,自己的改编权被侵犯了。

 

该案在普陀区法院开审时,意外出现了案件的第三人——盛大集团旗下两家公司。第三人宣称,关于《黑猫警长》文字作品的著作权,原作者早在2000年就已转让给他们。当时的转让价为35万元。因此,诸志祥方面不再享有文字作品《黑猫警长》除署名权之外的其他著作权。诸志祥方面则坚称著作权已收回。

 

这一次,剪不断理还乱的《黑猫警长》著作权诉讼,以原告诉讼请求被一审驳回终了。法院审理认为,《黑猫警长》文字作品著作财产权属并不明晰,被告上海美影厂向社会公开征集创意的行为并未构成侵权。

 

错过黄金期

 

今年8月,“80后”等了30年的“请看下集”终于有了下文。

 

警长归来,但味道不再

 

上海美影厂出品的《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》上映。但与同期大破10亿元票房的《大圣归来》相比,黑猫警长的“归来”唤起的,更多只是一个“80后”的唏嘘和无法再重来的假设——假如当年的5集拍下去了,黑猫警长会怎样?

 

当年与诸志祥和《黑猫警长》有关的这场版权之争没有赢家。用今天的话来说,因为剪不断理还乱的版权之争,“黑猫警长”在30年前就错过了IP开发的黄金期。

 


诸志祥过世后,导演陆川在微博哀悼,“谢谢您的信任,把电影版权托付给我”。今年6月传出消息,陆川创办的环球艺动影业买下了《黑猫警长》版权,将拍摄真人版电影。“70后”陆川说,自己从小就很喜欢《黑猫警长》动画片。他的助理表示,很多人想向诸志祥买版权,因为对陆川作品的喜欢,老人这次放心地给了。

 

《黑猫警长》真人版到底会是啥样儿?谁来演警长?网友们纷纷表示,这画面太美,不敢想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