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奉贤 | 奉城,一位迟暮的将军

2019/9/11 17:07:24

奉贤 | 奉城,一位迟暮的将军

说起奉城,我们印象里可能就剩下破旧不堪。谁还记得,当初人气鼎盛的奉城曾是奉贤的中心。

 

在元代奉城集镇所在地原名“青墩”,又名“墩明”,因海寇来犯时,墩上常会以举火为号,因此得名。奉城曾经统辖奉贤180余载。几百年的风风雨雨,如今它驻扎在奉贤东部,很多人说他没落了,在我看来他更像是一位经过无数跌宕岁月,如今迟暮的将军。

奉城当年也是红极一时的, 九十年代,东乡洪庙曾规划南上海水上乐园,那时候的洪庙可谓风风光光,有一套洪庙的房子就跟现在在南桥有套房子一样嘚瑟。可最后由于种种原因,不了了之,现在想来难免有些许心酸。

 

奉城

 

是发展之地,也是遗忘之地。我们沿着那条熟悉的老街,走过那些破旧的矮巷,无数次地回想过去几百年的光景。

每每提及怀旧风潮,在奉贤人的朋友圈总能看到有人替奉城不平,但很快偃旗息鼓。人们感时伤怀后又重新回到纸醉金迷的现实,忘掉老街、旧城墙、老车站,忘掉奉城……这里明明是有故事的土地啊。

万佛阁 #百年古刹,几度变迁#

 

据民间传说,元朝末年有一富家女子抗婚外避,削发为尼。父母闻讯,后悔莫及。后出资在此建立了个小小的尼众庵堂,取名万佛阁。民众为该女子的刚烈秉性所感动,纷纷到此礼拜烧香。

洪武年间信国公汤和大将军将万佛阁重扩建在北门的月城湾内。后又战乱等原因,先后几次重建。

 

如今,万佛阁逐渐恢复,成了名副其实万佛阁。寺院气势宏伟,全寺有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万佛堂、万佛楼等建筑组成。

 

奉城木雕 #给枯木赋予生命#

奉城木雕起源于清朝光绪年间,至今一百多年的发展历史中经历了几次起落。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一度达到兴盛。

 

新中国成立后,木雕作坊相继关闭,这门技艺也曾一度走入低谷。后来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再次恢复发展,奉城不仅成立了木器雕刻厂,还招来50多位能工巧匠。后奉城木雕被列入奉贤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之一。

 

可如今奉城木雕”的百年技艺却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。目前还在从事“奉城木雕”的手艺人从50人缩减到仅有5人,且少有新人涉足。

 

奉城刻纸 #曾为江南一绝的技艺,如今却…#

刻纸的艺术魅力曾为江南一绝。刀法精妙入微,挺拔有力,线条明快丰富,隽秀优美。

 

解放前,以“香火”为营生的手艺人,都擅长刻纸,内容大都取材于古典名著,历代典故,民间传说、吉祥如意等。

 

解放后,题材有所扩宽,融入了许多现代作品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人们不再用这些富有艺术性的工艺品来寄托对已故之人的哀思。

 

因此这些依靠刻字谋生的艺人被迫改行专业,“刻纸”几乎已经销声匿迹。

 

西街72号 #日寇入侵时,奉城人也曾万众一心#

1937年11月,日寇的铁蹄也曾踏进我们奉贤的土地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他们在南桥和奉城两地,分别设立了侵略指挥部,封锁百姓,剥夺他们的自由。直到1945年8月,战败的侵略日军才全部撤出我区。

 

当年日本人在司令部门口全天站岗,所有经过的路人都要脱帽行礼,否则就要被拖进后院活埋致死,那个时候大家都不敢靠近这个可怕的地方。

 

烧杀抢掠,屠城灭族,这是人类在蒙昧时期才做的事。我们很难用文明人类的思想理解日军在20世纪所进行的这种人性倒退几千年的野蛮屠杀。

 

西街72号就是当年日军在奉城的守备司令部,现在这早已成了几户人家居住的地方,但这块碑以及碑上篆刻的文字,却时刻提醒着大家这里曾发生的一切。

 

古城墙拱辰门#梦回百年古城墙#

城墙始建于明代洪武十九年(1386年),由信国公汤和亲自督造,初称“青村堡”。后来扩建为奉贤县城,周围长6里,高二丈五尺,设有朝阳、镇海、阜成、拱辰四门,拱辰门月城内有明万历年间始建的万佛阁。至今,只剩余拱辰门月城一段。

 

2000年,为配合万佛阁大殿改建工程,古城墙向北平移了四十余米,同时在城台上恢复了望楼,新量法师重题了“拱辰门”门额。

再看一眼奉城的老街,时光不老,旧景依在。

▲在东门桥上看曾经的护城河

▲奉城北街的杨六宅

▲十分罕见的观音兜山墙如今已是残壁断桓

▲70年人民公社革委会树了这块水泥碑.告诫社员民族恨要刻骨铭心,血泪仇要永世不忘。

▲奉城北街52弄23号的一处老宅,欧式门楼非常漂亮。小编试图想了解它的过去,却无从得知。有人知道这里的故事吗?

▲奉城的古城墙,从照片中还是不难看出当年的恢弘气势。